夏天要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下午的不适被考试冲淡,在电话中也与父亲聊的畅快,便顺着灵感摸索出一条稍有些文艺的说说。几分钟不到,我看见它被转发,本很是高兴;再待了一会儿,我却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我这实属“嫉妒”——但我从未经历过这样的苦恼。她甚至不曾蹑手蹑脚、而是光明正大地盗走了我的灵感,然后配上一句肤浅的“哇,夏天真可恶”。一刻钟功夫,她列表里就算不曾熟知的好友也留下了痕迹,甚至有人问——“这是从哪摘来的句子啊?”她说:“哎呀,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天下文章一大抄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那我是不是该感谢她是“转发”而不是“复制”呢?

        我看向我那条说说下的数字,“2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向她转发说说下的数字,“147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却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渴望别的,我只期望她与我一般有转发时点个赞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 她却连一枚赞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    她却连一枚赞都没有留下。

自白

【自白】

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。

我始终是爱着一松的,不是欺骗给仰慕者看的那种“喜欢”,更不是那些我不懂的傻瓜们隔几周就换老婆的轻浮。不过我也不过是比他们长了些时日,若我哪天也忘却了他,我这份廉价的爱恋也只会付诸东流。

但我明白,那天总会来的。

人总需爱着什么东西,否则失去了依靠剩下的只将是累赘。我本性懒惰、多疑而易变,除了亲情之类的天性,持续对什么的爱长达几年这种事未曾出现在我生命中过。所以我拥有一松时,是窃喜,是甜蜜,更多却是迷茫。

我又能喜欢这个我现在无比宠爱的孩子多久呢?即使我曾将所有的幻想从此为他塑成他的模样,我是否又会为另一个孩子这么做呢?我怎能在只有我一人的时间流逝时,挽留下那个不曾改变的孩子呢?即便我万分聪颖,为他搭建一个世界,

我又如何敢定下他何去何从??

我始终是爱着一松的,我却始终是最爱着这个毫无安全感的自己的。

我怕何时一松离去么?不是,我只是害怕何时我会如以往一般,将早已渗入我血肉中的爱,随意地倾倒在路旁的垃圾堆上。

毕竟,我如此爱着一松,又如此爱着爱着一松的我自己呢。

但是从今以后,我还要就这么熬着、熬着、熬着,直到哪天,我终于失去了一松。

2018.3.2